字號:

“十癆九死”肺結核:人類并未完全征服的“白色瘟疫”

“十癆九死”肺結核:人類并未完全征服的“白色瘟疫”

2020年02月23日 11:03 來源:華西都市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幾千年前的寒冷冬夜,非洲的洞穴里圍坐著取暖的人。縷縷煙霧繚繞在火焰上空,扎堆人群中不時傳來陣陣咳嗽。一種平時生活在土壤里的微生物,悄然潛入人們發炎的呼吸道中。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的生物學家認為,這可能是肺結核這種人類最古老的疾病的起源。

  肺結核在西方曾被稱為“死亡之首”,在中國更有“十癆九死”的說法。直到1882年發現治病的結核分枝桿菌,1944年分離出鏈霉素,隨著抗生素、卡介苗和化療藥物相繼問世,肺結核才終于不再與死亡同名。

  人類直到今天仍沒能完全戰勝它,但文明的意義在于,我們認識了傳染病,也接受了人類生命將永遠必不可少要和病毒抗爭。

  結核病歷史幾乎和人類史等長

  英國人曾堅信,肺結核是由羅馬傳到英倫三島的。直到英國考古學專家西蒙發現,2300年前就有肺結核在英國偏僻村落里存在。

  考古學家通過對古人遺骸的研究發現,早在德國的海德堡石器時代,人的第四、第五胸椎有典型的結核性病變。這表明距今7000年以前已有結核性疾病。

  從發掘的古代埃及墓葬中的木乃伊脊椎上,同樣發現了結核性病變,努比亞的木乃伊有五例脊椎結核,公元前2500年的第五王朝木乃伊則有骨關節結核。我國馬王堆一號漢墓出土的2100年前的女尸,其左肺發現存在結核鈣化灶。

  不同于其他傳染性流行病多數是由動物傳染給人類,最新有科學假說認為,肺結核一開始似乎是一種人類疾病,之后才由人類傳染給其他動物。人們在4000年前的非洲大象遺骸內發現了肺結核致病菌。最后一次冰川時期快結束時,巨大的乳齒象死于肺結核的流行。

  中西方典籍里的肺結核:消耗

  “Consumption”是早期肺結核的一個名稱。Consumption直譯“消耗”,意在這種疾病會慢慢耗盡生命,正好對應了中國古代的“肺癆”之稱。

  宋代以前反映結核病傳染性的名稱有尸疰、勞疰、蟲疰、傳尸等,根據癥狀特點,名稱有肺瘺疾、勞嗽、急癆等。宋代用癆瘵(癆病)代替了其他名稱,晚清中醫始稱肺結核為肺癆。

  中國古代關于肺結核的最早記載,從兩千多年前《黃帝內經素問》中可以看到,其中“五虛五勞”的描述符合肺結核患病的明顯特征。同樣的癥狀在東漢張仲景的《金匱要略》和華佗的《中藏經》中也有記載。

  肺結核在漢朝以前都被認為屬于虛勞病的范疇。宋代陳言在《三因極一病證方論》中提出了癆病源于“瘵蟲”之說,逐漸才開始認識到結核病的傳染性質。

  “十癆九死”,并非夸張說法

  人類對結核病長期的未知,絲毫沒有阻礙它的發展速度。西方后來將結核病稱為“人類死亡之首”,在歷史某一時期它成為死亡率最高的疾病。

  十七世紀結核病在英國農村還不多見,有限的人類交往隔絕了病毒發展。隨著十八世紀工業革命的到來,城市的發展帶來人口頻繁流動,大量勞動力從農村涌向城市。陰冷潮濕的工業化廠房,貧民窟惡劣的居住條件,加上繁重的體力勞動和嚴重的營養不良,給了結核病菌最佳的生存和傳播機會。

  英國開始全面暴發,1799年每3.8個死亡者中有一個死于結核病。整個歐洲都被病毒裹挾,四分之一的歐洲人被肺結核奪去生命。十九世紀結核病開始肆虐美國,每10萬人中有400人死于肺結核。

  二十世紀上半葉,肺結核開始在中國大肆傳播。直到1949年,全國仍有肺結核病人2700萬,每年有超過138萬人死于肺結核。年死亡率達307/10萬,且18歲以上感染肺結核人數高達90%,“1921年前出生的人中,沒有幾個人體內沒有結核桿菌”。

  魯迅小說《藥》中的華大媽聽到“癆病”兩個字時,臉色就變了。華小栓吃下了治病的人血饅頭,沒有保住性命,魯迅最終也死于肺癆。

  在鏈霉素發現之前,中國的結核病處在無藥可醫的狀態。即使后來鏈霉素作用于臨床,普通患者仍然無法消費。“十癆九死”在當時并非夸張的說法。

  從放血饑餓療法到村舍療養

  在中世紀的英國和法國,結核病被叫作“國王的邪惡”,應對之法則是“國王的觸摸”。人們相信,國王用手摸一摸淋巴結核,便能獲得治愈。十四世紀,法國菲利普六世在一次儀式中,一共觸摸了1500名病人。這種療法在英國一直持續到十八世紀,而在法國則一直持續到十九世紀。

  早期醫學還試圖通過放血和饑餓阻止疾病發展。十九世紀英國詩人濟慈患病后,接受了醫生一次次的放血治療以及每天一小片面包、一條小魚的饑餓療法,去世時年僅二十五歲。

  十九世紀四十年代,居住環境和生活條件被認為有助于疾病康復,肺結核治療逐漸進入療養院時代。

  1841年,英國建立布朗普頓醫院,成為最早的肺結核專設醫院。1854年,布雷默在德國山區建立了治療結核病的社會事業機構,到1859年已經成為專業的結核病療養院。他強調通過運動、新鮮空氣、水療和休息來改善循環系統,推動結核病進入了療養院時代。

  1884年,患結核病的美國醫生特魯多受布雷默啟發,在撒拉納克湖畔創建了美國第一家結核病療養院“村舍療養院”。他后來還創建了一所“結核病大學”,對病人生理和心理上的許多照料方法至今仍被沿用著。

  耐藥性結核病的持續威脅

  不管是放血治療、萎陷療法還是療養自愈,都代表人類事實上還沒和病原體打過照面。

  1882年,德國科學家羅伯特·科赫研究了肺結核死者的肺部。反復試驗后發現,這種細菌是透明的,用顯微鏡卻無法觀察到。利用亞甲藍染色肺組織,科赫終于發現了細棒狀的結核菌。

  1882年3月24日,科赫在柏林生理學會宣布,發現結核病病原體“結核分枝桿菌”,這是人類首次找到肺結核的病因。1905年,科赫獲得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。

  1921年,法國細菌學家卡爾美和介林發明了卡介苗,成功接種于嬰兒預防肺結核。1944年,美國科學家分離出了鏈霉素,這是第一種對結核分枝桿菌有效的抗生素。同年鏈霉素使用于臨床,標志著結核病化療時代到來。

  1951年,拜耳、施貴寶和羅氏等幾家藥企,幾乎同時發現了另一種結核病治療藥物——異煙肼。異煙肼藥效更強,毒性更小,且因不存在專利之爭,價格并不昂貴。

  接著,異煙肼、鏈霉素、對氨基水楊酸鈉組合成為標準化療方案(長程療法),雷米封、利福平、乙胺丁醇等藥物也相繼合成。

  人們終于了解病因和傳播機制,對肺結核的防治宣傳鋪天蓋地,肺結核的發病率和死亡率也逐漸呈下降趨勢。然而,病原體的生命周期演化遠遠快于人類,結核桿菌是很容易形成耐藥性的生物。

  《2017全球結核病報告》指出,結核病是全球第九大致死疾病,甚至高于艾滋病,艾滋病則會加重結核病。

  耐藥性結核病是一種持續的威脅,人類還沒能夠完全征服它。回顧人類與肺結核的抗爭歷程,或許可以重新理解傳染病醫學,沒有末日修辭,也不會鼓舞人心,僅僅是“病毒帶給我們死亡與傷痛,也帶給我們生命與未來。”

  華西都市報-封面新聞記者薛維睿

  【參考文獻】

  卡爾·齊默:《病毒星球》,劉旸譯,桂林: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,2019年

  蘇珊·桑塔格:《疾病的隱喻》,程巍譯,上海:上海譯文出版社,2018年

  理查·巴奈特:《病玫瑰》,郭騰杰譯,臺灣:麥田出版社,2015年

  魏健:《改變人類社會的二十種瘟疫》,北京:經濟日報出版社,2003年

  肖水泉,劉愛忠:《瘟疫的歷史》,長沙:湖南科學技術出版社,2004年

  石俊仕,張慧敏,徐博,肖玉環,石連科:《肺結核病人發現的歷史沿革研究》,中國熱帶醫學,2008年

  Ed Yong,牙默譯,《肺結核誕生在火中》

  Dr.Why,《從“國王的邪惡”到“白色瘟疫”》

  世界衛生組織,《2017全球結核病報告》

【編輯:王詩堯】

健康新聞精選:
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0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三大股票指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