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號:

封村、隔離證明、小區封閉:保姆離進雇主家門還有多遠

封村、隔離證明、小區封閉:保姆離進雇主家門還有多遠

2020年02月22日 19:23 來源:中新經緯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中新經緯客戶端2月22日電 (魏薇 實習生邵萌)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,打亂了所有人的生活節奏。原本春節后將迎來用工高峰的家政行業也被迫按下了暫停鍵。不少行業都已經開啟了“云辦公”,可家政這個與“人”打交道的行業,該如何復工?

  家政人員打掃衛生 來源:58到家供圖

  雇主:保姆已隔離14天的證明誰開?

  卓文家請的保姆在春節前辭職了,這是她家換的第三個保姆。卓文的孩子已經一歲半了,正是難帶的時候,她和老公都是天津的上班族。

  孩子出生后雖然有老人幫忙帶孩子,但考慮到老人年事已高,身體不好,所以卓文找到家政中介,希望可以請一個保姆能做飯、打掃衛生,幫忙分擔些家務。

  此前中介介紹的保姆,沒有家政服務經驗,只干了一個月便辭職了。卓文對第三個保姆最滿意,這個保姆不僅做飯好吃、對孩子也親近,但是在春節前夕,保姆回老家后和她發微信說,希望可以“下戶”。卓文問,“是因為疫情影響嗎”,保姆回復說,“自己家出了點事兒,不回來了。”

  關于疫情的新聞,卓文一直在關注著。整個春節,他們一家人都在家隔離,陪伴孩子的時光雖然疲憊但也快樂,可她心中始終惦記著保姆的事兒。

  春節過后,復工被疫情打斷推遲,她和老公開始了在家辦公的日子,“朋友說我工作帶娃兩不誤,我只能苦笑,眼淚往肚子里吞。”

  卓文說,自己經常在電腦前剛敲出一行字,就要被孩子拉著陪玩,又或者一邊娃在大哭,一邊電話會議馬上要開始了,她不得不把孩子哄好,再迅速戴上口罩去樓道打電話。

  疫情把她的生活和工作完全打亂了。最近,她和老公都相繼接到了單位的復工通知,下周起公司要逐漸恢復辦公,卓文更心煩了,沒有保姆,家里只有老人和孩子,該怎么辦?

  收到通知后,她立刻給家政公司打了電話。“中介和我說,現在很多外地的阿姨在老家出不來,路都被封了,他說盡量幫我問問本地阿姨有沒有愿意接單的。中介還提了一件更難辦的事兒,很多居委會不讓保姆進小區,他讓我想辦法說服居委會。”

  掛了電話,卓文立刻給物業公司打了電話,得到的回復是,需要先保證阿姨已經在家隔離了14天,最好讓對方能出一個證明。

  卓文又反饋給家政公司,中介說,家政公司無法開具證明,他們會聯系阿姨,讓阿姨居住地的居委會提供。

  不過,卓文的家人一致反對她請新保姆到家,家人認為新保姆并不能保證絕對安全,還是應該等疫情過了之后再說。

  家政服務人員:“疫情來了,工作沒了”

  林蘭老家在黑龍江雞西市,在北京從事保姆工作已經三年有余。疫情之前,她是一名住家保姆,丈夫是建筑工人。疫情來襲,他們夫妻二人的工作都暫停了。

  “本來計劃大年初七去客戶家里開始工作,所以當時訂了初六的火車票。后來,老家突然封村了,我只能把高鐵票退了。客戶也表示理解。”林蘭只得在家繼續隔離。

  為防疫情封路 中新經緯 魏薇 攝

  一周后,她接到公司的通知,回北京后要再隔離14天才能開始工作。

  林蘭慌了。她心里盤算著:“我就算接到通知的第二天出發,隔離解除也快3月份了。之前因為家人生病,一月中旬我就和客戶請假回家了,一月份只領了半個月工資,現在2月份一個月沒有工作,也沒有收入。在北京租的房子每月要交兩千多元租金,家里還有老人和孩子的生活開銷,如果我和丈夫3月份都無法復工,就要借錢生活了。”

  和家人商量后,她決定買票返回北京。村干部告訴她,雖然封村了,但是量好體溫還是可以出村的,只是不能再回來了。

  林蘭查到當天的高鐵票已經沒有了,只有先從雞西市密山站到哈爾濱站,再轉車去北京。于是她買了兩張火車硬座票,坐了兩天火車,2月12日終于回到了北京。

  回京后,她立刻與雇主取得聯系。“客戶現在不敢讓我去他家工作,這個我能理解,他們也沒有和我解約,只是說讓我在家隔離,等3月份之后再去上班。”

  雇主的話并沒有打消林蘭的顧慮。雇主家有兩個孩子,平時夫妻二人都要上班,家里只有一個老人照看,她幫忙打下手。而她得知,疫情發生后,雇主已經把自己的父母都接過來幫忙看孩子。“現在是特殊時期,所有人都害怕,萬一3月份雇主還不讓我回去工作或者和我解約,最近再找雇家政的可就難了,可我只會做這些。”

  不過林蘭也暗自慶幸,她還算幸運:“一位春節前已經面試成功,說好春節后去客戶家工作的,前段時間客戶通知她不用去了。”

  家政公司:要做好三個月沒有業績的準備

  疫情之下,教育、咨詢等行業尚且能夠“云”辦公,家政行業幾乎所有業務都是接觸到人的服務場景,整個行業不可避免地受到影響。雇主對家政服務員是否存在傳染風險仍有顧慮、疫情未解除前家政人員仍然面臨緊缺狀況、小區封閉管理也增加了入戶難度。

  “有報道說餐飲業在倒退,對我們家政服務業來說,沒有‘倒退’這個詞,只有0和1的區別。而現在家政業務幾乎是接近于0。”58到家母公司到家集團CEO陳小華在接受中新經緯記者采訪時如是說。

  陳小華直言,打個比方,倒退是指去年一個月能做到2億的營收,今年一個月只能做到1.8億。但目前情況是,去年我們業務增勢非常好,而現在我們幾乎無法開展業務。

  阿姨來了家政公司相關負責人更表示,該公司將面臨50-60%的客戶解約,同時,即將履約的月嫂訂單面臨極大的解約風險。

  家政公司首先面臨的是人員缺口。上述負責人介紹,公司在北京有5200名在崗家政員,春節返鄉4160名,現在僅返回200多人,還有近4000人沒有回來,部分客戶取消了用工需求,凍結合同或者退費,還有3220人的人員缺口。

  “60-70%的阿姨返鄉過年,除少數非疫區及重點地區的阿姨能返回外,4000多名家政員因為封鎖的原因出不來;留在在本市的家政員出行主要依靠公共交通,出于安全考慮,也不敢推薦。”該負責人表示,除了家政員,公司還有近480名員工在外地過年,因為交通阻隔,到不了崗,單純靠線上辦公,業務推進困難;供需單量同比下降60-70%。

  沒有業務,家政公司也面臨著現金流的考驗。

  “對我來講,我們公司一定是要活下去的。疫情總會結束,公司在,所有的希望都在。”陳小華表示。

  他坦言,在資金方面,公司已經做好三個月沒有業績的打算。“我們都希望疫情能在2月份控制住,但是3月、4月也有會后續影響,所以我們要做好三個月沒有業績,公司還能活下去的準備。”

  據陳小華介紹,整個到家集團有7000多員工,58到家有將近5000人,5000人所有的工資、全國幾十個分公司所有的辦公場地、培訓基地等等都是成本,目前公司沒有減員或縮減業務和門店的計劃,這些成本算下來都是以億為單位的。

  最近,陳小華一直在考慮為這“最難的三個月”做出各種預案。“疫情帶來一個月的影響該怎么做,兩、三個月怎么做,五、六個月怎么做;還有如果公司業務量變成原來的幾分之一,該如何控制成本,任何一個成熟的公司現在都要去考慮這些問題。”

  盡管目前家政業務被按下“暫停鍵”,但不少從業者也從中看到了機遇。在疫情中,多家家政公司加快了在線化交易的推進。

  阿姨來了家政公司負責人表示,目前非疫區回來的阿姨,在隔離觀察14天后,可以安排視頻面試。

  “疫情給我們帶來的最大的好處,倒逼我們完成線下到線上的閉環,將雇主和阿姨共同納入進來,共同參與,建立一個不需要門店的在線化的新型家政行業的閉環。從阿姨的入職、培訓、體檢、犯罪記錄,一直到簡歷上傳、面試、簽約、工資發放管理,完成一整套全在線的流程。”陳小華介紹道。

  他認為,等疫情結束的時候,整個家政行業就會發生改變,家政行業也會從去線下門店面試阿姨和簽約,轉向線上瀏覽阿姨簡歷、線上三方視頻面試和在線遠程簽約,也能達到非接觸式的訂單交易。未來58到家要成為家政行業數字基礎化設施的提供商。

  復工在即,家政用工需求也逐漸顯現出來。陳小華介紹,現在很多小區不讓阿姨進,很多人有意見,國家也不鼓勵這樣一刀切的做法。目前部分城市規定,對于沒有離開工作所在地,且14天體溫正常的保姆、月嫂、育兒嫂是可以安排線上面試上戶的。

  “甚至有一些雇主自己去火車站接阿姨,去小區做擔保,讓阿姨進來。”陳小華對家政行業的未來仍然充滿信心,“家政服務業也是與民生息息相關的。等疫情結束后,家政業務會迎來爆發式地恢復,照看小孩、老人的需求是剛需,關鍵是企業要活到那一天。”(中新經緯APP)

  (應采訪者要求,文中卓文、林蘭均為化名)

 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
【編輯:李雨昕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0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三大股票指数